首页 > 专题专栏 作品欣赏 > 水的命运就是人的命运

水的命运就是人的命运

时间:2017-06-26      浏览次数:       来源: 乐读网       字号:[ ]

    水的复仇

        也许,没有什么能更好地象征用水的黄金时代,象征那种因水量充裕滋生出的无所顾忌甚至恣意用水的态度。因此,我们不遗余力地斥巨资寻找供给城市的水源,筑水坝、修水库、挖蓄水池、建污水处理厂,接着再抽水供用户使用,结果却在人们用水前,让水白白流掉。
        至少,在发达国家,20世纪的标志之一是人们渐渐不再把水当回事。我们的用水充裕,远甚于以往,我们依赖水,却对水不屑一顾,而且人们不假思索地想用就用,根本不会反思。
        曾经,我们为水立碑以表纪念,甚至建寺庙对水顶礼膜拜。可如今,水已淡出民间的隆重庆典,虽然参观古老渡槽的游客络绎不绝,但他们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改变了水,或者如何改变了水。
对人类的大半历史而言,在大多数情况下,取水构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同时,人类对水也谨小慎微,因为水常常令人患病。
        100年前,正值微生物学发展的萌芽之际,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城市开始积极致力于将淡水供给与污水排放分离,但是进度却缓慢得惊人;二是,供水部门发现基本的砂滤器和氯化处理能净化水,还能消毒,但仍然不能确保水质安全。
        1905年—1915年的10年间,随着全美几十个供水公司配置了过滤器和氯化设备,美国经历了一次一劳永逸的深入改善人类生活的用水革命。1900年—1940年,全美的人口死亡率下降了40%。
        20世纪,随着大多数美国人用水的日益方便,洁净的城市供水系统促进了城市的发展,也鼓励了“自来水管”的扩张。
        然而,数据让人触目惊心。1955年,据美国地质勘探局公布的用水调查报告显示,家里没有自来水的美国农民家庭人均日用水量为10加仑。今天,美国家庭人均日用水量为100加仑。我们对水不加珍惜和重视,在某种意义上是我们身在福中不知福。
        水太寻常了,我们不把水当回事,所以才不珍惜水。
        家用10加仑自来水平均才收3美分,这个水量相当于74瓶半升装的瓶装水总量。我们乐意去便利店花3000倍的大价钱买瓶装水,可是,当每月的水费从30美元涨到34美元时,用户们的反应却很强烈,似乎他们迫不得已要在药费和水费之间抉择。是啊,我们甘愿掏冤枉钱去买加工过的自来水,仅仅为了喝瓶装水所烘托出的氛围,却丝毫不对将水运到家中花费的气力而心存感激。
        我们对水如何进入日常生活的生产过程,以及制造它们所需的用水量视而不见。
        我们对拥有水和掌控水同样无动于衷,比如,在一些地方,人们无法利用落在屋檐上或流到院子里的雨水。
        目前,水的难题大多依然不为人所关注。每天,我们用完水后,就不会想到它,因此我们对水的未来也视而不见。
        甚至,人对于水的感情已然被湮没、掩盖,因为水轻而易举地出入我们的生活。我们根本不知道每天浪费的水量,因此,也完全不在乎日常用水习惯对供水产生的影响。
        然而,水的黄金时代很快就接近尾声了。过去我们习惯性地认为,水原本就富足、安全且廉价,而且应该如此,还会长期如此。我们现在不免会感到震惊。
        在全美乃至整个世界,我们已经身陷用水危机。虽然专家们已意识到(天气频道专设了用来报道干旱的鲜亮的橙色标识),但是即使在有严重用水问题的地区,大多数人似乎仍没回过神来。
        我们即将踏入用水短缺的新时代。不仅在诸如美国西南部地区和中东部地区那些历来干旱或缺水的地方,而且在我们认为水资源富足的亚特兰大和墨尔本也是如此。而我们误以为水应该具备的三个特点——充裕、廉价、安全——将在今后几十年里有所缺失。也许,我们所用的水会充裕、廉价,可它是“循环用水”,只可以用于浇灌草坪或洗车,不适于饮用;我们当然能喝上安全、放心的饮用水,而且水量很充足,但它绝不廉价。
        新一轮的水荒将再次改变我们的生活、工作和娱乐方式,还会重塑我们对水的认识。我们可能会直接从水的黄金时代落入水的复仇深渊。

        水,被掩盖的经济价值

        节约用水的意义重大,商业觉醒的重要性大于用水政策,也大于公众的节水意识。
        澳大利亚清洗肮脏羊毛的米歇尔公司、拉斯韦加斯的米高梅度假集团、在爱尔兰和以色列制造芯片的IBM公司,还有向全球销售饮料的可口可乐公司——当这四家产品各异、性质完全不同、地理位置迥异、从事不同行业的公司达成共识时,人与水的关系应该做出根本性的改变。他们不仅意见一致,也改变了用水方式,这种转变发人深省。
        水既平常得令人轻视,又能够大有作为,本身就是商机。
        没有人比沃伦·巴菲特更能审时度势,他意识到,水的前景在发生巨变。
        2009年,股神巴菲特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成为纳尔科公司最大的股东。纳尔科是负责供水和处理污水,并生产供水设备的公司,目前拥有1.2万名员工,收益达40亿美元,但并没有多大知名度。
        游轮简直是令人心驰神往的用水实验室,因为它漂浮在一望无垠的海上,供水务必要充足。每冲一次马桶,每喝一杯咖啡,每洗一次澡,甚至连冻一块冰所用的水都得订购、报账。没有什么能比船上令人垂涎欲滴的自助餐更吸引人,每天供应时长达14个小时。可是,谁会了解,游轮上的自助餐,实际天天需要用数吨冰块保鲜。为造冰块,游轮上必须生产水或载着水,制冰员还得不停制冰,而融化的冰水必须排入游轮的污水处理系统,水经处理净化后最终引回大海。
        2008年,皇家加勒比游轮公司下属的精致游轮公司餐饮部副总裁雅克·范·施塔登向公司建议,用冰凉的河石代替为自助餐保鲜的冰块。除了省水,河石更美观。这个创意的确很前卫,很有品位。
        精致游轮餐饮部主管斯科特·斯滕罗德说:“当雅克和我商量时,我们就知道这会节约许多能源。我们当即在一艘游轮上试行,而且顿时发现,河石的保鲜能力不比冰块逊色,还更受欢迎,因为看着很养眼。”


                                                                                                                                        (编辑:闫俊峰)